某N條氏

不要说话

だいすき


也不是没有钻过牛角尖。

夜深人静因为肌肉酸痛而无意识落泪的时候,冰凉液体流利滑下脸颊的那一瞬间,伴随着微妙的虚脱感,意识从梦境剥离。自我厌恶感拉扯着理智。

脑海中浮现电影里的镜头,电车朝着隧道尽头的无边黑暗疾驰而去,将光线远远甩在身后。

光与暗向来暧昧不清,而她也无意去求片刻分明。

撑起身体,南条倚靠着床头坐正。薄被上两只猫咪背脊起伏了一下,胡须抖了抖,没有醒来。

“……如果是你,会怎么做呢。”

嘴唇微微翕动,却只发出了在静寂的夜里都低不可闻的气音。她不是在向谁求助,只不过想要稍微说点话。

自然是无人回应。南条垂眸露出浅笑。

眼角余光外,窗外未明天际划过一颗流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此起彼伏的车笛声。

又是新的一天。


『亲友』

南条并不缺少倾诉对象。然而她太清楚温柔是把双刃剑。

对亲友吐露心声是很畅快,对自身心理健康也的确很有益处。但她总是会忍不住地反过来担心亲友的心理健康,毕竟偶尔得充当自己负面情绪的垃圾桶嘛,也不算多虑对吧?

不过最令她安心的是,无论何时,只要自己微扬着嘴角抬起头,就会对上大家带着笑意的宽容眼神。

因为是亲友,所以有时候小小的软弱,小小的不自信,小小的临阵怯场,都不必担忧自己真的会败下阵来。

因为“推我一把让我加油的,抱住我让我不用那么拼命也可以的”,都是你们啊。

温柔的人,与温柔的人们。

だいすき。


『梦想』

关于梦想,关于踽踽独行。

上京十三年,南条估计得掰着手指头数半天自己今年到底十七岁多一百几十个月了。

“哇啊——”地吐了吐舌头,环着双臂故意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然后很快就双颊染上红晕耳尖也粉嫩嫩地放下手绞住衣角扭啊扭。

“下周、下周就要三十啦!”

屏幕里的她羞涩地一个劲儿拿双手捂住脸。

今年的樱花早就开了,你现在快要三十二岁啦小姐姐。

“这人啊一上年纪就缺爱,过去游戏一天三小时地玩,麻烦!现在好了,有了FF14,一小时顶过去五小时,高水准网游,碳烤拉拉肥味,几个小时嘣零式机工一层,不费劲儿!一天一小时,减压效果不错,还实惠!”

保重身体,劳逸结合。当声优歌手做小动物公益开章鱼烧铺回转寿司店转职FF14游戏主播……哈,无论你的梦想是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我会一直为你应援下去的,不只是因为你的笑容始终融化我的心,更是因为想要继续听你说那句话——

“出道时想做的工作,现在都在做着了。”

だいすき。


『未来』

阳光然然洒下,又是无比温和的一天。

早春的午后,空气还有些微寒。南条不甚在意地仰躺在安静公园一角的木质长椅上,悠闲捕捉透过树荫投射在相机镜头里的散漫天光。

偶尔能看见匆匆走过公园的路人,脸上多半戴着口罩。毕竟是花粉症的季节嘛,但还好,离能让她叫苦不迭的秋天还远着呢。

从长椅上坐起身,戴着戒指的手紧了紧头上的毛线帽,正好瞥见了小道上慢悠悠地向自己走来的那个人。

“给——爱乃喜欢的豆浆拿铁!”

嘴角早已不自觉扬起,接过热乎乎的饮品,娇小女子笑眯了眼,肩膀微缩着看起来很开怀的样子。

嘴唇微微翕动,即使喧嚣的世界再嘈杂,眼前的这个人也能明白她在说什么。

“すき。”

だいすき。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