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N條氏

不要说话

彼时的夏秋相交之际,天空凛然高耸。正午日照下,同色飞鸟振翅而过,于地面阴影中自然聚集。

是谁在由衷渴盼着一场骤雨?是某条死鱼(。

不多时便有恩惠被允诺。交织相错的雨丝连接起天地,微潮的泥土腥气在近地面弥漫开来。

有期而至的天降之物开始非自愿地融入人间。被高楼大厦吞噬,被无名街道排挤。于是天女告别天堂后淌下的泪珠变得毫不容赦,径直打得万物发痛。俺老孙定睛一看,斑驳伤迹深浅不一。

正在沾染污秽,已经恢复清洁。鸟儿们互相依偎着白羽轻颤,晶亮水滴下落溅起尘埃。

或许会有人说,这是多么多么好的雨水,正适合抹去一个又一个谎言。

暂被雨幕屏蔽的太阳公公就笑笑不说话。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森罗万象各行其道,早有预谋的脱轨也不过是生命大戏中的某次彩排。

人们沾沾自喜的,不过是旁人数见不鲜的。世间本不存在惊喜,“惊喜”的存在却抚慰了世人。拷贝人生正在进行时,我们都是一厢情愿而不自知的模仿犯。

得过且过,幡然悔悟然后矫枉过正呗。


评论